维以不永怀

一个故事

老师可爱到爆炸(●'◡'●)ノ❤

存文地:

我讲个故事。


从前有两只企鹅因为爱上扮演GGAD的两个中年演员而互相认识了,其中一只鹅什么车都开,另一只什么mv都剪,爱的小电池每天都充得满满的。


这天太阳升起来了,企鹅们决定建个群,这样在尬聊的时候就可以假装不是只有两个人了,耶,好开心哦,有群了耶。


鹅A:那要不要公开一下群号。


鹅B:你以为会有人来吗。


鹅A:没人来又有啥区别,反正本来也是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


鹅B:可是好尴尬啊,让别人知道我家这么冷,仿佛家丑外扬耶。


鹅A:丑个卵,咱家的不丑。




就这样,企鹅A说服了企鹅B,两只企鹅准备公开一下群号,看看能不能交到一些新朋友,比如海鸥,小海豹,和北极熊。


鹅B:那你去讲吧。


鹅A:普裘GGAD极圈群321193985。




设想一下,一个人可以翘起地球,两个人可以掷泥造人,如果来了第三位,我们就是圣父圣子和圣灵, three in one and one in three。神圣的光辉将永远闪烁于北极的每一寸坚冰。


所以来吧,记得带驾照,带羽绒服,别带掐点和前圈,多沉啊,你还得用爱发电呢。




鹅B:你太有病了


鹅A:没病才不好玩呢。




-end-


--------


鹅A:北极是不是没有鹅


鹅A:我错了

我怕是有一万年没上过lof了orz

午睡起来真的可以被骗到!!!

悖悖论:

妹子们拿去不谢

我觉得大多数小女生喜欢张继科只是因为他特别符合霸道总裁这个人设这样。No offence.

不要再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了。人类的劣性是到死都改不了的。

仿佛回到西乡塘的童年

悖悖论:

简历

特长:斗酸咪咪专十二。熟悉剥酸咪咪国际标准及比赛规则,熟练掌握采集、剥筋和战斗技术,有独立寻找开发新酸咪咪的能力,有较多战斗经验,有较强的抗压能力,小操作水平较高,具有一定战略高度和理论深度,多次在村国际顶级期刊发表论文,于2016年获得酸咪咪中级研究员职称,有独立带领团队开展研究与参加比赛的能力及经验,并多次在村国际比赛中获得较好名次

获奖论文:

《酸咪咪味道与强度的相关性的非构造性证明》

《酸咪咪博弈无法超越角谷静夫不动点定理》

《酸咪咪纽结拓扑初探》

《新黑格尔主义与斗酸咪咪》

《挑战荣格:试从弗洛伊德主义拉康派角度分析斗酸咪咪活动》

(你们那把这个叫什么?)

恕我直言,活到这个年纪还只知道依靠站队来分析评判事情的,都没有理智和最基本的判断力。

这句话说得很好:很痛苦却还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怕死啊。

小龙老师说:“知识是一个网状结构,从哪个点切入都有可能是错的,却也都有可能是对的。”(语境是文学史)
都有可能是错的,也都有可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