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以不永怀

想我溶哥和老友了,快点写完论文suffer过这段痛苦就可以去和她们互动了!!!

今天早上第一次醒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那个时候在做一个很丧的梦。唉。

是的,我没觉得丧有什么不好,我反而会为我的丧而感到很高兴。劝我不要丧而理由只是丧不好的人, go fucking youself:)

我就觉得,一个人得是多有勇气,拥有多么充足的爱意,才能不用考虑自己会不会被讨厌而义无反顾地去爱他人。所以我还是很喜欢洋次郎。
我都不记得自己是不是一直都这么畏畏缩缩的了。我发现自己不敢和别人说话,张嘴之前将对方的反应都猜测一遍,如果有不好的后果我就半句话都不会说。

虽说人活着不可能不注意身边人的感受,但还是得找到自己坚实的存在。

独立日的肥硕的松鼠

想想也是非常尴尬了……有个初中同学(男),高中以后出国了。后来放假回国总是能赶上来我们学校看看老同学(因为我们初中是一所高中的附属中学)。我和他不熟,但我老友与他关系挺好的。高中以后我一直和老友一个班,他每次回来都会来找老友。结果每次老友都恰好不在,每次我都被班上其他同学叫出去和他“叙旧”。这本来就没什么好叙的……我和他真的不熟,毕业以后强行装熟算怎么回事……偏偏他每次都要和我表达为什么老友不在的强烈失落……那我……不就……更尴尬了。所以,我为什么还一次又一次地被扯出来……

在各种意义上依靠外界,很容易让自己产生孤独感和被抛弃感。我到了一个新环境是很需要一个熟悉的群体去依靠的人。如果只是短时间的话,我可能不会从这个群体中走出来。但时间一长我就可以用没有后顾之忧的姿态,和外界接触。

我对这件事情最初的印象,就是幸好我家没卷进去。
而且我也是那种,闹了事以后会后悔不迭的人。
明确一下自己真正的态度,不要被带跑……

我怎么能这样活着啊………